长发飘飘
2012-10-13 18:29:22   来源:

剪去了长发的感觉真好!真爽! 快一年了,我没有进理发店,原本不长的头发长得齐肩了,头前是“三七”开向后梳,后面的披肩发向两旁、向后卷曲。许多朋友说,你的发型蛮好,莫剪。有的还说,我就想留你这样的长发。特别是骑自行车的时候,风一吹,长发飘飘,艺术家的韵味十足。其实,我却视长发为负担,有时不敢见一些老朋友。为什么?因为这一头长发不是长在一位靓姐或帅哥的头上,而是长在我这个年过花甲的糟老头子头上。我说到时候我要剪的。朋友说,留着好,你这头发“前方”支援“后方”,“边区”支援“中央”,作用蛮大。因为我头顶中间已开顶成了“面窝”,长发可以遮遮盖盖呀!其实,我留长发是另有原因,就为一本书,我发誓:书不印出来,我不理发! 什么书?不是我写的小说、诗歌、戏剧、民间故事,是我的战友们写的回忆录《五师风采》。1997年,我在战友中倡议:自发、自费、自力、自写部队的回忆录,教育我们自己,也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,得到全国五师战友的赞同和支持,由我担任主编。其实,也就是我一个人在那儿组稿、编稿、采写、编排、校对,还要筹集经费。到2001年春节,就编印了《五师风采》一、二、三集,140万字。上海档案馆、武汉博物馆、武汉革命博物馆等都收藏了此书。全国曾在五师生活过的老首长、老战友们都说我“做了一件大好事”。 编书太累,筹款更难,我本不想再编下去了。可是,老首长和老战友们意犹未尽,还有话要说,还有文章要写,鼓励和支持我编下去。我想想后决定继续编吧。 谁料想,组稿是困难的,筹集经费也是艰辛的。到去年10月,我还只有20万字左右的稿子,购书款、赞助款寥寥无几。怎么办?就此停下来还是继续干下去?我这人认死理,说出去的话一定要兑现,就此停下还有何诚信可言!于是,我下决心:书不印出来,决不剃头! 头发越留越长。我在朋友、同事、街坊、战友、亲人面前都不好意思,毕竟年纪太大了,留长发遭物议:这老耶皮还蛮习味呢!可有谁知道我心中的苦处。好了,这个日子终于来到了:9月初,《五师风采》第四集编印成书,有75万字左右。9月21日,武汉部分战友聚会座谈,都表示支持和鼓励。我也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。战友们也才知道我为何留长发。 78岁的老政委亲自为《五师风采》第四集写“跋”,其中有一段话“中国人民解放军自‘八一’南昌起义以来,直至解放全中国、直至改革开放,以复员、转业军人个人的力量自发、自费、自力、自写部队的回忆录,《五师风采》当是全国第一,甚至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”。这对我鼓舞特别大,读着读着我的眼睛湿润了。在7年的时间里,我一个人编辑、印刷这四大本、210万字的《五师风采》所吃的苦、流的汗、花的心血、受的委屈都扔到太平洋去喂鳖了!我还是那句话:我几乎爬了一辈子的格子,编印这《五师风采》是我做得最有意义的事。 座谈会第二天,我就把飘飘长发剪掉了。唉哟,剪去了长发的感觉真好!真爽!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家庭
下一篇:牵命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