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者|第四者-吾爱吾妻
2012-10-13 18:31:20   来源:

在劫难逃,她一见他不禁心动

2000年春节过后,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经济管理系的童馨被汹涌的打工潮卷进了深圳。

童馨父亲是一所师范学院的历史教授,母亲是一所重点中学的校长。她是独生女,天生丽质,受过良好的教育,父母视为掌上明珠,十分宠爱。但她不像有些娇生惯养的女孩那样弱不禁风。她天性不安分,敢作敢为,种种叛逆的举动常常使父母对她无可奈何,像豆腐掉在灰堆里,吹又吹不得,拍也拍不得。

她暗自庆幸命运的垂青,来深圳不几天就顺利地进了观澜镇一家制衣厂,参与营销策划。老板是台商,姓赵,五十多岁,身板结实,不苟言笑。童馨结识了财务主管卢洁颖。卢洁颖年近四十,端庄妩媚。她对初来乍到的童馨很关照,童馨亲热地叫她卢姐。尽管两个人年龄相差很大,但一见如故,很谈得来。卢姐来深圳多年了,好像是单身一个人,童馨总觉得卢姐的目光有些特别,仿佛流露出无尽的忧伤,童馨几次问到她个人及家庭的情况,卢姐总微微一笑说:“别问这些。”有次,童馨说要到卢姐住的地方去玩,卢姐迟疑了一下,最后笑着说:走吧。

卢姐简朴的房间收拾得很清爽,却明显摆着一些男人的衣物。坐下后,卢姐亲近地说:“小童,在深圳这地方,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要慎重,在没有互相了解的情况下,不要随便问别人的老底。在这里,似乎个个都是金菩萨,至于里面有多少烂泥和稻草,你只能够推断和猜测,但不要问,即使问了,别人不一定说实话。

大家这么做,是生存竞争的需要。竞争总是残酷的,懂了吧?”童馨茅塞顿开。

这次,卢姐还是告诉了童馨,她一直寡居,但有个情人,也在深圳,一般情况下双休日来她这里。卢姐说这些话时,忧郁的目光闪动着柔和的光亮。

一晃,童馨来深圳半年了。那天,赵老板第一次单独带她到外地出差。住进宾馆的当晚,赵老板来到童馨的房间,直截了当、郑重其事地要求她做“二奶”,答应给她50万元作补偿。猝不及防的童馨震怒不已,说不出话来。赵老板迫不及待地抱住童馨往床上按,童馨使尽全身力气挣脱开了,跑出房间,跑出宾馆,并且马不停蹄地返回了深圳。

童馨向卢姐哭诉了她的遭遇,扑在她怀里失声痛哭。卢姐尽力安慰她:“小童,没出事就好,放坚强些。”待童馨平静后,卢姐又说:“这些年来,赵老板对女工还是比较尊重的,从未发生过这些事。没想到,他对你……小童呀,你要善于自我保护,你太惹男人想入非非了。”

童馨只有离开这里。临别,卢姐嘱咐童馨,以后遇到什么困难,一定来找她。

童馨再次踏进人才市场。这次她却颇费周折,进了布吉镇一家主要生产手机充电器的电子公司,任总经理助理。说是总经理助理,实际是一个副总的秘书。总经理是港商,住在香港,一般很少过来,公司里的事务,由副总经理全面负责。这个副总叫鲁仲彦,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鲁总。总经理对他如此信任,可见他绝非平庸之辈。童馨是过关斩将,最后经总经理面试定夺聘用的。上岗的第一天,一见到鲁总,不禁莫名其妙一阵心动。

鲁总正值不惑之年,中等身材,脸色阴沉、冷峻,透出一股刚毅。他见到童馨时,勉强一笑,说:“小童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从今天起,你用一个月时间,按工序流程,自主去熟悉情况,我已跟各部门作了交代。”

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童馨见到鲁总,就主动打招呼,鲁总只是礼貌性地回应一下,并不问她具体情况熟悉得怎么样了。慢慢地,童馨跟下面一些人混熟了,听说了一些有关鲁总的情况。

鲁总的婚姻很不幸。十多年来,他要离婚,妻子不肯,夫妻长期处于冷战状态。

他虽然在附近购有商品房,但很少回去。他的办公室是套房,里面有张单人床,他一般就在这里过夜。他的妻子刘兰玲,在毗邻的一家生产同类产品的电子公司任财务主管。两家公司在生产业务上有协作关系。有时鲁总到那边,有时刘兰玲来这边,若两人碰面了,就友好地谈业务,外人根本看不出他们是在闹离婚的夫妻。

>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谁是世界上最疼你的女人?|谁是世界上最疼你的女人,男人
下一篇:“租”一个女朋友,真好

分享到: 收藏